当前位置: 金沙网站 > 汽车资讯 > 正文

2025在华车型全部电动化,汽车产业剧变背后的

时间:2020-01-25 18:14来源:汽车资讯
各位CXO、总经理、总裁、副总裁、技术总监、市场总监、工程师与行政、财务人员们,大家2019新年吼啊! 回顾2018:汽车产业史上最动荡一年这一年,全球汽车产业的新增长引擎——中

各位CXO、总经理、总裁、副总裁、技术总监、市场总监、工程师与行政、财务人员们,大家2019新年吼啊!

回顾2018:汽车产业史上最动荡一年 这一年,全球汽车产业的新增长引擎——中国停止了连续28年的增长,进入存量时代。中国的汽车产业游戏规则出现重要转变,双积分逐步落地、合资股比开放、特斯拉在中国独资建厂,行业大势和监管政策的变化,进一步加剧了汽车产业的竞争态势。 这一年,车联网系统成为新车标配、L2级自动驾驶汽车开始普及、谷歌WaymoOne无人出租车服务实现商用,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成为新车型的核心卖点。 与此同时,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双双突破百万,真正成长为中国车市一支不容忽视的关键力量。 这一年,特斯拉带动下的新造车运动开始在中国生根发芽,头部车企的车型相继实现量产交付,苹果、谷歌、百度、英特尔等科技巨头进一步从自动驾驶、车载系统、计算芯片等多个方向朝着汽车产业纵深前进,成为汽车产业百年来*劲的竞争对手。 停止增长的行业大势、政策变化与新一轮技术革命,成为汽车产业剧烈震荡的三大推手。 这一年,大众、戴姆勒、菲亚特克莱斯勒、雷诺–日产–三菱、一汽、长安等全球*的几个汽车集团的*先后因为各种原因更迭。戴姆勒集团进行大规模重组、大众集团发起史上*新能源攻势,立志要做全球*的电动车制造商。 ▲戴姆勒集团重组为三大子公司 福特和通用,则先后使出了业务裁撤和大规模裁员计划的狠招,既为降低成本提升利润率,更为省出资金来投资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等新业务。 此外,车企之间的合作结盟热情也达到了*的新高度,戴姆勒与宝马合并出行业务、本田投资通用Cruise、福特拟与大众组建新联盟,一汽、东风、长安也在探索组建汽车“央企联盟”,共同应对新时代的挑战。 ▲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 回顾2018,正如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所讲的这样:“在我38年职业生涯中,我从未看到过我们身处的这个行业转变如此之快。” 展望2019:危机背后的四大机遇 过去一年,传统车企面临着行业大势、监管政策、技术革命三重影响,而昔日创业明星自动驾驶公司们,在享受了一轮投资热潮后迎头撞上了资本寒冬,在L4,甚至L3级自动驾驶技术量产普及之前,他们需要想办法先活下来。 再加上中美贸易战的大面积影响和中国经济由高速发展阶段转变为高质发展阶段的转型阵痛,传统车企与出行产业创业者的焦虑日益严重。 但未来并非一片黑暗。站在岁末年初,我们在看到变革与潜在风险的同时,更应看到背后更大的机会和更广阔的空间。 1、新产品下的格局机遇 虽然中国燃油车市场的高速增长时代已然结束,但产销量同时过百万的新能源车销量已经说明,新的市场正在兴起。 这里就像是一大片仍待开垦的沃野,只要扎根其中,就有可能获得比在燃油车时代更好的机会,早在2008年就转型新能源汽车的比亚迪就是一个典型。10年来,其在新能源车的总销量上多次霸榜,并且2017年销量还是第二名的一倍之多。 凭借这种势能,比亚迪在动力电池、电控系统、电驱动系统、IGBT等核心部件方面也获得持续突破,构建出了从核心零部件到整车再到销量的全方位*优势。而特斯拉的市值,也正是凭借智能电动汽车这一新产品,先后超过通用、福特、宝马,成为资本宠儿和行业*。 2、新形势下的升级机遇 自主品牌燃油车型由于历史问题,始终只能争夺10万以内价位车型市场,在15万以上价位市场始终无法突破。 但在车市进入存量市场,以及消费主力年轻化的大背景下,自主车企正在迎来史上*的品牌升级机遇,吉利旗下领克、长城旗下Wey两个新晋中高端品牌就是最典型例子。 ▲即将下线的领克02 更适合中国年轻消费者口味的外观内饰设计,远超合资车型的车辆配置,都成为其从合资品牌手中虎口夺食的关键竞争力。 短短两三年时间,领克和Wey已经先后迈过自主品牌15万的天花板,而蔚来汽车ES8,则将四五十万的国产车,卖出了1万台。 也只有在这个时代,才能真正迎来自主车企的品牌升级机遇。 3、新技术下的商业机遇 在*次工业革命后,英国发生了一些工人捣毁机器的恶性事故,原因是这些人害怕自己被机器抢了饭碗。 眼下的汽车产业的焦虑,很大一部分就是害怕被科技公司、互联网公司们抢了饭碗。 但与*次工业革命类似,机器设备虽然会抢了工人的饭碗,但同时又衍生出维修保养、管理、运营等大量新岗位,对劳动力的需求不降反升。 现在的汽车四化也是如此,科技公司们在自动驾驶软件、计算芯片、车载系统等方面确实更具经验,但不要忘了,智能电动汽车时代的商业模式远不止造车卖车这么简单,还会衍生出无人出租车、汽车互联网、移动新零售、移动娱乐等众多新业态与新的商业模式。 ▲Waymo无人车 车企将自己的造车技术与科技公司的软件与芯片技术结合,同样可以深度参与到后端车联网服务、共享出行服务等项目的运营之中,获得市场份额,例如戴姆勒博世与英伟达走在了一起,而宝马与英特尔则打造了宝马–英特尔–德尔福联盟,百度Apollo平台也聚集了比亚迪、奇瑞、北汽、一汽、沃尔沃等一众车企。 未来整个智能出行产品,必将是科技公司+车企+运营公司的组团式打法。 4、新革命下的管理机遇 汽车产业建立在现代制造工业基础之上,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与生产效率,需要按照严密的规章制度和研发、管理流程运转。 与互联网公司和科技公司的扁平化灵活管理体系相比,车企的管理模式就是其被套上传统这一帽子的关键原因之一。 汽车产业此前也经历过像是2008金融危机这样的巨大挫折,但是这些危机并未从根本上改变汽车产业的技术路线与商业模式,在汽车产业现有管理框架内部进行优化升级调整后也可解决。 但这次以汽车四化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浪潮的影响力之强,已经堪称汽车产业技术革命,需要车企用新的思路、新的组织架构、新的研发和管理体系才能应对。 对车企来说,这也是促成其架构和管理体系调整的关键外部推动力,戴姆勒集团重组、吉利成立独立公司亿咖通负责车联网和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上汽与阿里组建斑马网络研发车载系统、车和家与滴滴成立合资公司等案例,都说明传统车企的研发、运营与业务体制都在发生重要改变。 结语:危机背后更多的是机遇 在元旦这一两天,各类跨年演讲与新年贺词先后出炉,不少人都承认2018年出现的一系列危机,并且认为2019年会更严重。 有经济学家指出,2018年各类事件对经济的影响会在随后数年放大,所以2019年是最糟糕的一年,但会是未来10年中*的一年。 按照各家的预测,新一年里的产业动荡与经济下行压力仍将持续存在。 但也正如马克思主义指出的那样,社会总是波浪前进。而每一次的压力与危机,不过是经济周期的正常波动。 就像前文所言,动荡的时代与新技术革命会增加经营难度和竞争强度,但同时又在行业格局、品牌升级、商业拓展和管理迭代等多个方面带来更多机遇。 正视危机与压力,坚持发展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找到新方向与新领域,终究会抓住更大的机会。 2019,我们继续一同前行。

9月15日,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在上海宣讲了通用汽车构建未来个人出行蓝图的故事。

js9905com金沙网站 1

岁月如梭,不舍昼夜,2018年就这样离我们而去。对全球汽车以及更大的出行产业来说,过去一年都是极其动荡和具有代表性意义的一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通用汽车相关人士处了解到,玛丽·博拉此行来华的主要目的是参加上海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这个第一个执掌跨国汽车企业集团的女性领导人,上任三年来一直非常重视中国市场,其两年前来上海时,即宣布了在华投资140亿美元的计划。

原标题:2019全球车企裁员10万+,这很可能还只是个开始

回顾2018:汽车产业史上最动荡一年

在全球汽车产业面临大变革和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背景下,玛丽·博拉认为有必要再次重申通用汽车未来在个人出行方面的战略。

这是最好的时代,前所未有的巨大电气化转型为百年汽车行业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这是最坏的时代,全球车市寒冬与个体命运从未产生如此深刻的联系。

这一年,全球汽车产业的新增长引擎——中国停止了连续28年的增长,进入存量时代。中国的汽车产业游戏规则出现重要转变,双积分逐步落地、合资股比开放、特斯拉在中国独资建厂,行业大势和监管政策的变化,进一步加剧了汽车产业的竞争态势。

玛丽·博拉指出,在通用汽车全球战略中,电气化处于重要位置,到2025年,别克、雪佛兰和凯迪拉克品牌旗下全部车型将采用不同程度的电气化技术,为市场带来从轻混到纯电动的全套解决方案。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因通用、福特裁员问题而进行的罢工谈判尚未尘埃落定,这股裁员潮便已悄然席卷至欧洲跨国车企。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全球头部车企至少已宣布裁员10万人,人数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

这一年,车联网系统成为新车标配、L2级自动驾驶汽车开始普及、谷歌Waymo One无人出租车服务实现商用,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成为新车型的核心卖点。

此外,通用汽车还将在中国市场逐步推进智能网联、自动驾驶和车辆共享的发展,推动汽车行业由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出行服务业转型。

制图:未来汽车日报

与此同时,在政府的大力推动下,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双双突破百万,真正成长为中国车市一支不容忽视的关键力量。

谨慎的电气化战略

这很可能只是个开始。对于这场“流血”转型的惨烈程度,分析机构的预测更为悲观。

这一年,特斯拉带动下的新造车运动开始在中国生根发芽,头部车企的车型相继实现量产交付,苹果、谷歌、百度、英特尔等科技巨头进一步从自动驾驶、车载系统、计算芯片等多个方向朝着汽车产业纵深前进,成为汽车产业百年来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当下,受“双积分”以及“我国将制定禁售燃油汽车时间表”等政策因素影响,几乎所有车企都将未来战略聚焦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上。

华尔街投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认为,汽车电动化使劳动力需求发生重大改变,可能会在未来3到5年内让汽车业失去300万个工作岗位。摩根士丹利估计,目前全球汽车供应链上的员工约1100万人,他们均难以逃脱电动化转型所煽动的“蝴蝶效应”。

停止增长的行业大势、政策变化与新一轮技术革命,成为汽车产业剧烈震荡的三大推手。

因此,在通用汽车电气化、智能网联、自动驾驶和车辆共享四大战略中,电气化更为当前业内所关注。

美国富事高商务咨询公司(FTI Consulting)则在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将遭受尤其严重的打击。因纯电动汽车所需的零部件和保养维护都比较少,零部件供应量将减少约38%。

这一年,大众、戴姆勒、菲亚特克莱斯勒、雷诺–日产–三菱、一汽、长安等全球最大的几个汽车集团的掌门人先后因为各种原因更迭。戴姆勒集团进行大规模重组、大众集团发起史上最强新能源攻势,立志要做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制造商。

对通用汽车来说,旗下上汽通用和上汽通用五菱两家合资公司均是两百万辆级别的车企大鳄,在“双积分”政策即将实施的情形下,两家车企压力不小。

就连汽车业发展曾带动的周边产业,也难以避免地受到影响。荷兰国际集团(ING Bank NV)驻新加坡首席亚太经济学家布罗·卡内尔(Rob Carnell)表示,“美发店、小型夫妻店及所有汽车工人会花钱的地方,都受到了冲击。”

▲戴姆勒集团重组为三大子公司

“2016~2020年,通用汽车在华将推出至少10款新能源车型,其中包括已在售的凯迪拉克CT6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别克Velite 5增程型混合动力车型,以及宝骏E100纯电动车;与此同时,通用汽车旗下全线产品的平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也有望在此期间降低28%。”玛丽·博拉称,到2025年,别克、雪佛兰和凯迪拉克品牌旗下将近全部车型都将采用不同程度的电气化技术,并为消费者带来从轻混到纯电动的全套解决方案。

“我们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最糟糕的。”戴姆勒CEO康林松在11月向投资者表示,“必须在未来3年内完成艰巨的任务(裁员)。”

福特和通用,则先后使出了业务裁撤和大规模裁员计划的狠招,既为降低成本提升利润率,更为省出资金来投资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等新业务。

为满足新能源车型的电池需求,上汽通用电池组装工厂目前已启动试运营,并将于今年底正式投产。

“除了裁员,别无他法”

此外,车企之间的合作结盟热情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新高度,戴姆勒与宝马合并出行业务、本田投资通用Cruise、福特拟与大众组建新联盟,一汽、东风、长安也在探索组建汽车“央企联盟”,共同应对新时代的挑战。

从车型到电池,从轻混到纯电动,这看似全面的战略规划,通用却在“谨慎”实施。目前,上汽通用在售的凯迪拉克CT6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别克Velite5增程型混合动力车等车型,更像是上汽通用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先头部队”,意在试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德系豪华车三巨头BBA(奔驰、宝马、奥迪的简称)不约而同地宣布裁员,标志着汽车业已走到不得不变革的拐点。

▲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数据显示,在上海车展期间正式上市的别克Velite 5,今年前8个月的批售销量仅为802辆。另据记者了解,上汽通用五菱的E100纯电动车目前也主要在柳州当地推广。

当地时间11月29日,戴姆勒在最新公布的成本削减计划中宣布,到2022年底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至少1万人,以达到2022年削减14亿欧元成本的目标。节省下来的钱,将用于弥补电气化带来的成本上升,及销量疲软所致的利润下滑。

回顾2018,正如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所讲的这样:“在我38年职业生涯中,我从未看到过我们身处的这个行业转变如此之快。”

“在‘双积分’政策的影响下,通用汽车在电动化的准备上并不充分。”一位上汽通用内部人士向记者直言。

同一天,奥迪与职工委员会就经济性问题和未来的重组计划达成的协议正式生效,将在2025年前后裁减9500个包括管理层在内的工作岗位,约占员工总数的10%。这一举动,将使奥迪在未来10年节约60亿欧元成本,加速其向电气化和数字化的转型。

展望2019:危机背后的四大机遇

当前,大众、福特、雷诺-日产已相继与我国自主品牌车企成立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应对“双积分”政策。

宝马则在今年9月向德国媒体透露,将在2022年之前裁员5000-6000人,目标是在2022年前节省120多亿欧元,以应对电气化转型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支出。

过去一年,传统车企面临着行业大势、监管政策、技术革命三重影响,而昔日创业明星自动驾驶公司们,在享受了一轮投资热潮后迎头撞上了资本寒冬,在L4,甚至L3级自动驾驶技术量产普及之前,他们需要想办法先活下来。

相比之下,布局谨慎且推行多条技术路径的通用汽车,要在未来的电动化争夺中抢占先机,还须进一步加快步伐。

正如英国《卫报》所说,“德国汽车业正面临历史性的颠覆”。

再加上中美贸易战的大面积影响和中国经济由高速发展阶段转变为高质发展阶段的转型阵痛,传统车企与出行产业创业者的焦虑日益严重。

通用汽车的生意经

“电气化不是一场赌博。”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Diess)宣布将再制造400万辆电动汽车,大众要做领跑者而非跟风者。他认为,“正为电动时代的最后突破做好准备”的大众,转型需从以往的燃油车业务中获得资金与资源。

但未来并非一片黑暗。站在岁末年初,我们在看到变革与潜在风险的同时,更应看到背后更大的机会和更广阔的空间。

与通用汽车稳步推进的四大战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玛丽·博拉的处事风格很果敢。

戴姆勒集团也在裁员声明中表示,清洁能源转型需要长期投入巨额资金,但全球车市自2018年开始下滑后,担心入不敷出导致资金链断裂的车企只能选择“断腕”求生。

1、新产品下的格局机遇

今年3月,通用汽车宣布与标致雪铁龙集团达成协议,将旗下通用汽车金融欧洲业务和已持续亏损10年的欧宝/沃豪公司转让给PSA,交易价格分别为13亿欧元和9亿欧元;到5月,通用汽车宣布,雪佛兰将于2017年底退出印度和南非市场,同时,新加坡区域总部将精简机构,通过重组海外市场等系列措施,通用预计每年能够节省开支近1亿美元。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数据,2018年全球乘用车销量下降2.84%至6890万辆,美国销量甚至下降了12.77%。

虽然中国燃油车市场的高速增长时代已然结束,但产销量同时过百万的新能源车销量已经说明,新的市场正在兴起。

在这些业务重组调整的背后,体现的是玛丽·博拉对通用未来发展的思考。

数据来源: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制图:未来汽车日报

这里就像是一大片仍待开垦的沃野,只要扎根其中,就有可能获得比在燃油车时代更好的机会,早在2008年就转型新能源汽车的比亚迪就是一个典型。10年来,其在新能源车的总销量上多次霸榜,并且2017年销量还是第二名的一倍之多。

“通用汽车重视提升股东投资的价值与回报。”玛丽·博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通用汽车坚持以严格的资本配置,进行适当的业务投资,通过资产优化,实现为股东创造长期稳定的价值回报。

js9905com金沙网站,凛冬已至,无人幸免。

凭借这种势能,比亚迪在动力电池、电控系统、电驱动系统、IGBT等核心部件方面也获得持续突破,构建出了从核心零部件到整车再到销量的全方位领先优势。而特斯拉的市值,也正是凭借智能电动汽车这一新产品,先后超过通用、福特、宝马,成为资本宠儿和行业巨星。

在玛丽·博拉看来,专注传统汽车业务发展的同时,加大对改变未来出行的创新汽车技术投资,包括电气化、智能化、自动驾驶等技术,将为通用长期发展提供机会。

通用汽车在2018年底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关闭7家工厂,削减1.4万人。据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解释,通用汽车在北美的产能利用率约为70%,低于盈利标准线80%。

2、新形势下的升级机遇

“我们的重点投资具有长远发展潜力,且更具盈利性,并在不同市场采取不同策略。以与PSA集团的交易为例,双方有合作开发的产品,并且基于欧洲市场的产品特点及良好的合作基础,相信最终这项交易将有利于打造一个新的欧洲市场领军企业。同时,我们也将通过持有PSA股份认股权证的方式参与合并后公司的未来发展。”玛丽·博拉说。

2019年6月,美国福特福特宣布裁员1.9万人。但乔纳斯认为对福特来说这还不够:如果不削减其他成本,福特110亿美元的重组计划还可能导致2.3万名工人失业。

自主品牌燃油车型由于历史问题,始终只能争夺10万以内价位车型市场,在15万以上价位市场始终无法突破。

值得注意的是,对为通用全球贡献三分之一销量和巨大利润的中国市场,通用依旧将其视为重中之重。产品层面,仅今年下半年,通用就计划推出10款全新及改款车型。技术层面,到2020年,别克、雪佛兰、凯迪拉克旗下在华所有产品都将实现安吉星互联;通用还投资了中国的分时租赁技术服务商易微行。

就连一路高歌猛进的特斯拉,也在今年1月宣布裁员7%。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内部信中表示,去年增加了30%的员工,但“这超出了我们所能支持的范围”,要保证特斯拉仍是一家有生存能力的公司,“除了裁员,别无他法”。

但在车市进入存量市场,以及消费主力年轻化的大背景下,自主车企正在迎来史上最大的品牌升级机遇,吉利旗下领克、长城旗下Wey两个新晋中高端品牌就是最典型例子。

转型阵痛在所难免

js9905com金沙网站 2

据美国汽车工业联盟数据,汽车产业为美国提供了990万个就业岗位,为美国经济带来9530亿美元收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列出的公司中,有一半依靠汽车产业获得收入。

来源:美国汽车工业协会(AAMA)

因此,车企裁员并非易事。对于重资产长周期的汽车工业而言,转型阵痛在所难免。

由于通用仍有盈利的现状让多数员工对裁员及关停工厂计划不满,9月16日起,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组织通用汽车公司全美约4.8万名员工罢工31天,通用因此损失约20亿美元。

不仅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公开斥责:“我认为通用汽车应该停止在中国生产汽车,在这里(美国)生产,我想他们忘记了自己来自哪里。”他还威胁通用“正考虑削减通用所有补贴,包括电动汽车补贴”。

但面对电气化转型的迫切需求和高昂的人力成本,通用不计代价,态度坚决。

在欧洲市场,情况略有不同。车企在欧盟严格的碳排放规定压力下不得不加快转型,否则将面临数十亿欧元罚款。

德国总理默克尔近日表示,联邦政府将投入35亿欧元,扩建5万个电动汽车公共充电桩,预计到2030年德国将拥有700万-1000万辆电动汽车,建设100万个公共充电桩。德国政府还计划将现有的电动车补贴额度提升50%,最高达到每辆车6000欧元。补贴金额的一半或将由主机厂、经销商等承担,另一半则由德国政府承担。

标致雪铁龙集团(PSA)总裁唐唯实(Carlos Tavares)曾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对此表示不解:“欧盟计划减少汽车碳排放,推动电动车制造,这一举动将对欧洲汽车业1300万个就业岗位造成威胁,影响欧洲社会的稳定,却使亚洲受益。”

据欧盟数据,汽车行业员工占欧盟总就业人数的6.1%,260万人直接从事汽车制造业,占欧盟制造业就业总人数的8.5%。

英国博安咨询集团研究显示,预计2030年欧洲纯电动车市场份额约为30%~40%,混合动力车约为15%~25%。据博安统计,欧洲16家车企共有84万员工,到2030年,14.1万人需要进行转岗培训,26.7万人会完全失业。

“在这个行业里,你只能在危机中裁员。”伯恩斯坦资深汽车分析师马克斯·沃伯顿(Max Warburton)表示,“他们(汽车企业)都深知这一点。”

“没有人能以今天的形态活下来”

向来不差钱的车企开始节衣缩食,并非陷入生存困境。

奔驰、宝马、奥迪的财报数据显示,这3家车企2019年上半年分别有9亿、28.16亿和25.8亿欧元的净利润。摩根士丹利近期预测,全球经济增长将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复苏,从而扭转持续7个季度的下行趋势。

但电动化与数字化转型的研发成本正不断攀升。戴姆勒前董事会主席蔡澈在今年离任前透露,戴姆勒乘用车的研发成本已从4年前的80亿欧元飙升至14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94亿元)。2019年,戴姆勒以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电池材料专业公司Sila Nanotechnologies的少数股权。

奥迪计划在2020-2024年期间投资约37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892亿元),用于电动出行领域的研发、固定资产和工厂设备支出,预计到2025年推出30余款电动化车型,其中20款为纯电动车型。届时,新能源车型有望占其全球总销量的40%左右。

预期在电气化转型投入至少120元欧元的宝马,近期投资约51亿元,与长城汽车合资组建新能源品牌光束汽车。12月2日宝马还宣布将在其丁戈尔芬汽车工厂投资约4亿欧元,用于生产纯电动自动驾驶汽车。

大众集团则在对外公布的最新“Planning Round 68”计划中宣布,将于2020-2024年间在混合动力、电动出行及数字化领域投资6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646亿元),到2025年实现完全碳中和。今年7月,大众斥资26亿美元,投资福特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Argo.AI。

在全球范围内,电气化转型浪潮已至,难以逆转。

2015年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包括德国、英国、荷兰、挪威以及美国18个州等在内的国家和地区,组成了“零排放车辆同盟”,并承诺到2050年该联盟内国家将不再销售燃油车。多个国家和地区已陆续公布禁售燃油车时间表。

属于中国汽车市场的洗牌重组,或将在2030年左右到来。

德勤在今年6月发布报告称,未来两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将从政策驱动转变为高度市场驱动,到203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将到达1700万辆,同时市场也会进入洗牌阶段,六七成企业将被淘汰出局。

“没有人能以今天的形态活下来。”贝恩咨询分析师拉尔夫·卡尔姆巴赫(Ralf Kalmbach)称。由燃油动力所构建的整个汽车产业链,不得不开始寻找新能源时代的安身立命之法。正如戴姆勒在裁员声明中所说,“汽车行业正处于有史以来最大的变革之中。”

但这同时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机遇,一旦抓住,或将开启新时代的百年产业。

编辑:汽车资讯 本文来源:2025在华车型全部电动化,汽车产业剧变背后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