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沙网站 > 汽车资讯 > 正文

德国踩下新能源战略,绿色电力过剩

时间:2019-10-01 14:04来源:汽车资讯
德国总理默克尔将最新的改革称为“范式转化”,德国的能源转型的确因此减速,但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新能源产业更加均衡和可持续发展。对全球其他国家来说,德国正在进行的大胆能

德国总理默克尔将最新的改革称为“范式转化”,德国的能源转型的确因此减速,但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新能源产业更加均衡和可持续发展。对全球其他国家来说,德国正在进行的大胆能源转型试验,是观察和分析的绝佳样本。

但德国目前的情况是,政府对新能源发电的关注和补贴,远高于对电网改造和储能技术的关注和补贴。值得吸取的教训是,发电、送电、储电、用电,应当获得政府相对均衡的关注,如果补贴政策过度集中于生产端,将人为导致绿电产出的“相对过剩”,也造成了作为公共资源的政府补贴的浪费。

可再生能源在德国未能充分利用。风能和太阳能容量与高峰期需求大概持平,约为60千兆瓦。但2013年第一季度太阳能、风能仅提供了全国需求的12%,同比减少17%。此外,还存在着一个更加难以调和的现实矛盾,即联邦政府各部门间、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间也存在职权不清、相互争利的问题,各政党也因此在能源政策上长期争执不休。

柏林50HZ电网公司调度中心的廖宇对记者表示,柏林和汉堡民众支持电力公有化的理由基本相同,并且民调支持率也较高。投票结果一个成功,一个失败,原因主要是技术层面的:汉堡选在大选日投票,所以投票率高;柏林投票当天是少有的商店开门的星期天(德国通常周日商店不营业),所以投票率较低。此外,柏林市政府债务过高,也影响了选民情绪。

德国政府自1991年开始对绿色电力生产企业提供补贴,目前的年补贴额已超过200亿欧元。巨额补贴的确令德国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快速增长,但这种昂贵的补贴却最终导致政府不得不限制绿色电力发电量,这一颇具反讽意味的结果值得反思。

首先,对新能源产业的过度补贴可能导致产能过剩,而补贴方式不合理则可能造成价格扭曲,不合理的补贴方式令消费者的用电开支大增。巨额补贴的确令德国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快速增长,但这种昂贵的补贴却最终导致政府不得不限制绿色电力发电量。

日本福岛核灾难对德国触动较大,默克尔借此加紧推进德国的能源转型。虽然德国政府处处以自信态度示人,但背后的困局却无法遮掩。 德国在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技术上具有绝对领先地位,但配套设施的不匹配仍是发展的巨大制约。随着光电和风电的迅猛发展,目前德国相对落后的电网已不能满足需求,电网扩容刻不容缓,但投资不足又限制了电网的快速提升,而煤电的淘汰和核电的关停又使常规电力不足,最终造成德国电力需要依赖进口才能实现自给的困境。 可再生能源的间断性。阳光灿烂时,德国要亏本向欧洲出售过剩的电力,因为政府要支付给可再生能源生产商固定补贴,而且大量可再生能源电力冲击电力市场,造成电价下跌,使得传统化石能源发电面临赔本经营,一些电力公司纷纷表示要关闭电厂。阴天的日子里,德国却要依赖褐煤发电,碳排放也是有增无减。这些不稳定因素扰乱能源市场,使得本来就紧张的基本电力保障能力再次受到损害。

—专家分析,私营电网企业运转效率低,成本高

但德国目前的情况是,政府对新能源发电的关注和补贴,远高于对电网改造和储能技术的关注和补贴。值得吸取的教训是,发电、送电、储电、用电,应当获得政府相对均衡的关注,如果补贴政策过度集中于生产端,将人为导致绿电产出的“相对过剩”,也造成了作为公共资源的政府补贴的浪费。

其次,绿色电力的过剩不是“绝对过剩”,而是时间和空间上的“相对过剩”。从时间上来说,太阳能和风能的生产是不稳定的,受季节和天气影响;从地理上来说,德国的风力发电主要集中在北部,而耗电量大的重工业中心却在南部。

对于缺少石油、天然气资源的德国来说,解决能源问题是德国历届政府的核心问题。德国政府有关"能源改革理念"的长期战略,早在2010年就已得到批准。其中包括"2050年前将向可再生能源过渡"的规划,其目的是要使德国在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绿色经济方面走在世界最前列。该规划规定:至2050年,德国在能源供应和使用等各方面要实现的长期和阶段性目标,并提出了相关行动计划和主要措施。

另一方面,德国能源转型亟须改造和新建电网。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可再生能源专家托比亚斯。罗特哈彻对记者表示,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面临两个矛盾。一个矛盾是,70%的人口住在城市,但能源生产主要在农村和山区。另一个矛盾是,人口和工业集中在南部,而风能主要集中在北部。而且风能和太阳能供给不稳定,“看天吃饭”,必须建立完善的智能化电力输送、储存和分配系统,才能应对这些挑战。

js9905com金沙网站,全球能源转型最具雄心的德国突然踩下新能源战略“刹车”。德国政府8日通过《可再生能源法》改革草案,将规定太阳能、风能年发电量上限以减少产能过剩;停止对新建风电厂、太阳能电厂的固定补贴;逐步取消绿色电力入网价格补贴;限制陆上风电扩建速度。

全球能源转型最具雄心的德国突然踩下新能源战略“刹车”。德国政府8日通过《可再生能源法》改革草案,将规定太阳能、风能年发电量上限以减少产能过剩;停止对新建风电厂、太阳能电厂的固定补贴;逐步取消绿色电力入网价格补贴;限制陆上风电扩建速度。

电工电气网】讯

早在2000年,德国就通过了《清洁能源法》,通过强制上网电价补贴的方式,鼓励民众发展可再生能源。此举成为日后全球光伏产业暴发的催化剂。但电价补贴也产生了很大的副作用。过去10年,德国政府对太阳能光伏产业补贴超过1000亿欧元,占新能源领域补贴总额的50%,但只满足了3%的用电需求。从某种程度上讲,补贴是新能源生存的主要支柱。

舍费尔斯表示,随着绿色电力的比例越来越高,德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重建电网平衡”,即如何匹配不稳定的绿色电力产出和稳定的用电需求。事实上,德国之所以出现绿色电力产能过剩,主要是因为电网改造滞后,导致无法消化新增绿电。

因此,需要找到方法来储存电力,并在生产和消费之间进行智能调配。汉堡应用科学大学博士舍费尔斯介绍说,从短期来看可以使用电池或热水来作为电能储存方式,而成本更高的未来解决方案包括利用氢气作为电能储存介质,即在电力过剩时通过电解水产生氢气,而在电力短缺时,用氢气通过生物反应产生甲烷,再用甲烷发电。

德国官方9月23日公布了大选的初步结果。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获得超过41.5%的选票,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默克尔第三次当选德国总理。基于之前的表现,下一届政府将继续广泛支持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产业,然而德国的可再生能源之路走得颇为艰辛。

柏林要求电力公有化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电价不断上涨。过去两年,德国家庭用电价格实际上涨了近10%,目前为每度26欧分,在欧洲仅次于丹麦,预计电价在未来10年内还将上涨50%以上。二是瑞典公司Vattenfall在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不够积极,柏林只有1.4%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而全国的比例为25%.从全民公投的结果看,83%的投票者支持公有化,但是投票人数未能达到选民总人数的25%,以微弱差距败北。Vattenfall在柏林的电网运营许可证将于2014年到期,鉴于电力公有化努力失败,如果没有其他变数,Vattenfall或将延长20年的运营合同。

但这只是临时现象,从更长时段来看,不合理的补贴方式令消费者的用电开支大增。德国政府补贴对象主要是绿色电力生产企业,多出的成本被转嫁到消费者头上,这导致过去十年里德国消费者支付的电价上涨了一倍。

目前,包括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在内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满足了德国近三分之一的电力需求。而按照改革草案,到2025年,德国绿色电力占比将提升至40%至45%。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专家海宁˙埃勒曼评价说,德国制定了全球最具雄心的能源转型战略。

麦肯锡咨询公司分析师托马斯表示,能源转型的成本会在未来10年内翻倍。日益增长的电费账单会抑制德国消费者的购买力,这恰恰与经济再平衡的目标背道而驰。企业和民众的用电负担越来越高,这种发展方式很难持续下去。这尤其给德国的中小企业造成较大负担,长此以往,德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将受到影响,对普通民众来说也难以承受。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尽管80%的德国民众认为能源转型目标正确,但仅有40%对其具体实施满意,52%民众担心能源价格继续上涨。经济界仅3.4%受访者对政府落实能源转型举措表示满意。德国工业联合会消费者中心负责人日前表示,政府不能只是"纸上谈兵",而应通过进一步行动使能源转型深入民心。当前首要任务是提高能效、抑制能源价格上涨以及照顾消费者利益。

—亟须建立完善的智能化电力输送、储存和分配系统

既然如此,德国政府又为何在最新改革草案中踩下“刹车”?其对中国蓬勃发展的新能源产业又有何借鉴意义?

德国总理默克尔将最新的改革称为“范式转化”,德国的能源转型的确因此减速,但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新能源产业更加均衡和可持续发展。对全球其他国家来说,德国正在进行的大胆能源转型试验,是观察和分析的绝佳样本。

电价高企引发不满

不久前,记者去汉堡参观海上风电场。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德国在北海已建好的四个海上风电场中,由于电网建设没能同步跟上,只有两个能风电场够并网发电。

其次,绿色电力的过剩不是“绝对过剩”,而是时间和空间上的“相对过剩”,因此政府不仅应鼓励绿色电力生产,更应注重绿色电力的调配和使用。从时间上来说,太阳能和风能的生产是不稳定的,受季节和天气影响;从地理上来说,德国的风力发电主要集中在北部,而耗电量大的重工业中心却在南部。

既然如此,德国政府又为何在最新改革草案中踩下“刹车”?其对中国蓬勃发展的新能源产业又有何借鉴意义?

咨询机构"Agora能源转型"发布的《关于能源转型的12个见解》报告指出,纵观德国可再生能源,太阳能和风能是"能源转型"的两大关键支柱。到2022年,太阳能和风能发电量将占可再生能源总发电量的70%,并有望持续上升至80~90%。目前,德国风电装机容量约为3万兆瓦,位居世界第三。德国风电装备制造能力领先世界,风电设备生产总额占到全球市场的37%。与此同时,阳光并不十分充足的德国也引领着太阳能发电热潮。德国人不断地在屋顶及工业区安装太阳能设备。

谁应当为德国电网建设埋单?电力企业如今自顾不暇,投资者仍在观望。德国政府的顶层设计成为关键。当前德国总理默克尔正忙于同社民党谈判组阁。预计联合政府组成后,有望廓清能源转型的政策路线图。中国投资者或许也可从中发现机会。

首先,对新能源产业的过度补贴可能导致产能过剩,而补贴方式不合理则可能造成价格扭曲。汉堡应用科学大学博士汉斯·舍费尔斯就对新华社记者表示,汉堡郊区的多处风力发电机经常处于关闭状态,因为目前汉堡所在的德国北部地区处于风电过剩状态。

"能源转型"的关键在于维持波动中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与消费者需求平衡,也就是保证电力系统的灵活度。如果,通过更好的电力市场设计,以提供电力服务而非简单的电力产能考核作为市场激励标准,可促进可再生能源本地化发展和新的存储技术研发,增加可再生能源的灵活性和稳定性。另外,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要与电网建设同步进行,扩大电网的连接和调度范围,不仅可以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区域资源差异,缓释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波动性,也能将电网作为"间接储能系统",通过市场调节使电力在发电成本高低不同的区域之间自由买卖。同时,更大力度地鼓励相对稳定的海上风电建设,以降低可再生能源成本,提供更多的供电保障。作为欧洲大陆能源改革的先驱,德国的样本作用并未完全有效地发挥。肩负着欧洲可再生能源改革使命的德国能否顶住压力成功转型,或许还需要时间的考验。

大批德国民众通过安装屋顶太阳能电池板享受了丰厚补贴。而对于电网企业来说,根据法律,他们必须让新能源发电上网,自己却不能从中分一杯羹,还需付出更多努力稳定电网。由于新能源的发展,电力企业在火电、核电等传统发电厂的投资变得不可持续。德国的四大电力企业E.ON、RWE、Vattenfall、EnBW纷纷出现巨额亏损或盈利大幅下降的情况,股价滑至十多年来最低。

因此,需要找到方法来储存电力,并在生产和消费之间进行智能调配。舍费尔斯介绍说,从短期来看可以使用电池或热水来作为电能储存方式,而成本更高的未来解决方案包括利用氢气作为电能储存介质,即在电力过剩时通过电解水产生氢气,而在电力短缺时,用氢气通过生物反应产生甲烷,再用甲烷发电。

转型并不轻松

汉堡在9月份全国大选当天举行了类似投票。在50多家环保组织、消费者团体和教会组织的鼓动下,51%的民众主张政府从两大电力公司中买回电网全部股权。汉堡市政府预计将为此筹资20亿欧元。

由于电网改造滞后,一方面是绿色电力生产过剩,另一方面传统电厂却仍必须保持运转。

在所有欧洲国家中,德国的电费最贵,比邻国高了40%;而且其电费构成成分复杂。德国2009年修订的《可再生能源法》规定,德国企业和家庭需缴纳一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费。换句话说,居民除了支付基础的电价,还需要支付各种税款、附加费、服务费。 过去3年,德国家庭电费平均上涨了1/4,高出欧盟平均水平40%~50%,而且担保价格合同为期20年,随着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投入,这种矛盾将日益显现。一些企业也钻了"能源转型"的空子,借由可再生能源业务避免支付绿色税。过快上涨的电价已经威胁到了民众的基本生活,其涨势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德国能源局最新发布的电价预测显示,未来一年,德国普通四口之家摊派到电费中的可再生能源税费将上涨107欧元,达到每年417欧元,而在2009年这一数额仅为77欧元。

民众反电力私有化

目前,包括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在内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满足了德国近三分之一的电力需求。而按照改革草案,到2025年,德国绿色电力占比将提升至40%至45%。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专家海宁·埃勒曼评价说,德国制定了全球最具雄心的能源转型战略。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德国对清洁能源的财政直接补贴将达到180亿欧元,与之相关的各类政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例将达6%以上,清洁能源已经成为政府的沉重包袱。事实上,为了缓和可再生能源给政府带来的巨大"牵绊",德国政府已着手削减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补贴。近日,德国联邦电网管理署发布公告称,将调低对自今年10月1日投入运行的太阳能发电补贴,每度电补贴将和上月一样减少1.8%。网管署解释下调补贴理由是,新建太阳能发电站超过法定计划数目。对于户外太阳能发电和特大型屋顶太阳能发电,自10月1日起每度电9.88欧元;对于中、小型屋顶太阳能发电,自即日起补贴分别调整为12.8欧分和14.27欧分。

德国在20世纪90年代曾经大兴电力私有化之风,如今这一趋势正反向而行。据美国彭博新闻社统计,自2007年以来,德国新建公共电网企业70多家,200多个私人电网被接管。英国格林威治大学的报告说,电力公有化不仅在德国,在英国、法国、芬兰也无不如此。究其原因,主要是私营电网企业运转效率太低、成本太高,不少电网企业濒临倒闭。

在今年5月8日下午一点,晴朗大风天气令德国绿色电力发电量创下历史新高,瞬时发电量占到了全德国需求量的87%。这导致电价出现了连续几个小时的负值,也就是居民用电还能挣钱。

能源转型挑战

让电力行业更加头疼的问题是德国的能源转型政策。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德国政府决定弃核。8座核电站当即关闭,另9座核电站将在2022年之前逐步退出。到2050年,德国将把可再生能源占能源供应的比重从20%增加到80%以上。

编辑:汽车资讯 本文来源:德国踩下新能源战略,绿色电力过剩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