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沙网站 > 汽车资讯 > 正文

造假恶果开始体现,中国重汽造假恶果开始体现

时间:2019-09-17 08:52来源:汽车资讯
“这事如果不给合理的解决,就算拉我也要把车拉到山东济南重汽的厂门口去。”杨雯凯有些赌气地表示。 中国重汽刻意回避 “换个身份证”去上户? 2008年5月,高玉翔的丈夫王芝江

“这事如果不给合理的解决,就算拉我也要把车拉到山东济南重汽的厂门口去。”杨雯凯有些赌气地表示。

中国重汽刻意回避

“换个身份证”去上户?

2008年5月,高玉翔的丈夫王芝江与任国祥、廉志广、陈振国、解孝华5人在赤峰重汽经销商太航汽贸处以每辆近40万元的价格分期购买了5辆重汽斯达-斯太尔牌自卸车。由于8月才拿到合格证办理入户手续,王芝江等人购买的重汽商用车排放标准为国Ⅱ,已无法上牌入户,于是王芝江等人又找到太航汽贸公司。

李剑说,他现在经常被妻子埋怨,买车太冒失,也不打听打听再买。李剑说他当时和一个矿区签了运输合同,很着急买车,想着中国重汽是大品牌,不会有问题,所以没怎么打听就买了车。

2008年7月1日,我国对3.5吨以上载货车实施国三排放法规,所有重型卡车必须达到国Ⅲ标准后才能上牌。但据了解,在排放标准升级的那段时间,国Ⅱ排放标准的车冒充国Ⅲ车卖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重卡企业多多少少都有这种做法。现在这种投机做法的恶果开始显现。

家住赤峰市的高玉翔就与杨雯凯遇到了类似的事。

2008年11月,中国重汽南京一家经销商曾因销售假冒的国Ⅲ车而被曝光。据当时的执法人员称,经销商采用的手法即是更改合格证号码蒙混过关。

杨雯凯说当时他也听说了排放标准升级,国Ⅱ不能上牌的消息,因此买的时候要的就是国Ⅲ车。但后来上牌时却被人告知他买的车是国Ⅱ车,没法上牌,而没法上牌就意味着无法运营。当地经销商给杨的解决方法是,更改大梁上的车架号码,使其与国Ⅲ车的合格证一致就能上牌。

不过中国重汽方面也有自己的辩驳理由,负责发动机业务的中国重汽动力系统营销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反问:“我们卖了那么多EGR的车,怎么只有这几辆出问题?要是技术不行应该不止这点,国家检测机构也不会让我们的车通过检测。”

5月6日,四川攀枝花居民杨雯凯用一辆中国重汽的卡车堵住了成都一家中国重汽经销商的大门,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业内人士介绍,许多购买者不愿意多花3万多元去购买达到国Ⅲ排放标准的车型,而这一市场需求的存在,催生了新的利益链条,包括篡改车辆大架号,使其拥有国Ⅲ标准的合格证的现象。

中国重汽另辟蹊径采取EGR技术,这种技术简言之是通过在发动机的尾气排放系统上增加一套电控系统,对于发动机的尾气排放进行处理从而达到提升排放标准的问题。

5月18日,与经销商协商不成后再次把车堵在当地经销商门口的杨雯凯发现,自己的车突然开不动了。他怀疑是经销商的人暗中对他的车子做了手脚。

太航汽贸公司董事长文功则对本报记者表示,高玉翔等人尚有欠款未还,车辆的产权还不归属于高玉翔等人,“这车都是我的,他们没有主张的权利”。

国Ⅲ标准出台后,商用车企纷纷采用新技术提高排放性能,但却因此使整车成本上涨了3万~5万元。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商用车销量的下滑。2008年,国内商用车销量262.49万辆,同比增长5.25%,增速降低17%。2008年7月1日之后的部分月份,全国重卡销量同比下滑30%以上。2009年,中国重汽销量80550辆,比2008年微增1.68%。

杨雯凯觉得这种做法违法,日后有风险,坚决不同意。后来此事闹到厂家代表那里,解决方式还是一样。杨无奈之下诉诸法律,希望讨一个公道。但却发现并不容易,虽然官司打赢了,法院判经销商退回车钱,但却一直无法执行。杨雯凯没讨回车钱,反而多花了几万块钱支付律师费、打官司的费用。

为了能够上牌,经销商从厂家手来买来符合国Ⅲ标准的合格证,然后将用户车辆上的车架大梁上的标号进行涂改,一辆国Ⅱ车就能以国Ⅲ车的身份上牌。

2008年11月,中国重汽南京一家经销商曾因销售假冒的国Ⅲ车而被曝光。据当时的执法人员称,经销商采用的手法即是更改合格证号码蒙混过关。

根据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委员会的统计,针对中国重汽车辆合格证号码不一致、车辆尾气排放不达国Ⅲ标准的投诉多达近20起,涉及地区包括内蒙古呼和浩特、赤峰、包头,黑龙江大庆,四川攀枝花、西昌等地。

技术路线遭质疑

四川用户杨雯凯2008年8月托朋友从成都中重重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买了一辆中国重汽的牵引车。

中国重汽商用车销售部在给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和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工作委员会的说明中说,更改大架号“完全是其个人行为,与汽贸公司无关”。

5月6日,四川攀枝花居民杨雯凯用一辆中国重汽的卡车堵住了成都一家中国重汽经销商的大门,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对此,中国重汽之前发表了措辞严肃的澄清声明,声称近期假国Ⅲ车事件是个别媒体发布虚假信息、竞争对手不正当竞争手段操纵,但在随后媒体广泛报道转载浪潮后,中国重汽却选择了回避。

与杨雯凯同样受到困扰的还有内蒙古包头用户李剑。他在2008年下半年以47万元一辆的价格先后买了4辆中国重汽重卡,上牌时被告知是国Ⅱ车,找经销商改了大梁号最终得以上牌。

2008年5月,高玉翔的丈夫王芝江与任国祥、廉志广、陈振国、解孝华5人在赤峰重汽经销商太航汽贸处以每辆近40万元的价格分期购买了5辆重汽斯达-斯太尔牌自卸车。由于8月才拿到合格证办理入户手续,王芝江等人购买的重汽商用车排放标准为国Ⅱ,已无法上牌入户,于是王芝江等人又找到太航汽贸公司。

高玉翔出示的2008年5月与太航汽贸签订的租赁合同,和2008年9月再度与太航汽贸签订的分期销售协议书显示,租赁合同上王芝江购买车辆的车架号为7C037998,但分期销售协议书上的车架号却为8C037998。

最近部分中国重汽用户闹事,抗议说因为车子冒黑烟总被罚款的消息一出,似乎也在验证着之前业内的质疑。

李剑说,现在他的4款车全部停运了。“拉一次活也就是300到500块钱的利润,不够交罚款的。而且车子老在路上被罚,客户也不敢让我们拉活,时间长就没生意了。”

2008年7月1日,国家标准GB14762—2008出台,规定我国重型车上路开始执行国Ⅲ标准,尾气排放不达标的车辆不再允许上牌入户。但部分客户2009年才购买的中国重汽卡车,在上路时依然屡屡被交警查处,并被告知车辆是国Ⅱ车。

市场需求使然?

这些用户投诉称,中国重汽与经销商联手,将国Ⅱ车当做国Ⅲ车卖给他们,导致用户面临无法上牌或一上路就被罚款的尴尬境地。

“这事如果不给合理的解决,就算拉我也要把车拉到山东济南重汽的厂门口去。”杨雯凯有些赌气地表示。

市场需求使然?

记者询问一名交警时,该交警明确表示:“私改车架号等号码,属于违法行为。”

5月18日,与经销商协商不成后再次把车堵在当地经销商门口的杨雯凯发现,自己的车突然开不动了。他怀疑是经销商的人暗中对他的车子做了手脚。

但是从一开始,就有业内人士对重汽的EGR技术路线抱有怀疑态度,认为其耐久性差,新车没有问题,但用过一段时间后难以再达到排放标准。因为EGR阀长期在高温尾气的浸染下,很容易被腐蚀造成漏气,也就会出现常说的冒黑烟现象。

虽然车辆上了牌照,但由于汽车行驶时冒的是黑烟,上路被罚款的情况便屡屡发生。与廉志广合买一辆车的宋长宁对本报记者表示:“一个月挣的钱都不够罚款和修车的。”

2008年7月1日,国家标准GB14762—2008出台,规定我国重型车上路开始执行国Ⅲ标准,尾气排放不达标的车辆不再允许上牌入户。但部分客户2009年才购买的中国重汽卡车,在上路时依然屡屡被交警查处,并被告知车辆是国Ⅱ车。

刚从内蒙古通辽调查回来的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委员会投诉举报办公室主任贾宁表示,他在通辽又发现4起这样的案例。“好多用户都是贷款或借债买车,车子无法运营后,这些人处境很艰难,甚至面临倾家荡产、家庭破裂的危险。”

发动机领域专家、清华大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建昕认为,没有现场实地考察,以及用户投诉的车辆数不多,很难就此判定EGR技术缺陷导致的问题。“国外也有采用EGR技术路线,但公认的是这种技术路线有很明显的局限性,只是一种过渡,向更高排放标准升级这种技术就不适用。”

这时高玉翔、廉志广等人想要找经销商要个说法,却发现经销商对此前的做法一概不认了。

5月6日,本报记者抵达赤峰市新城区巴林大道东段的浩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同时是解放商用汽车销售服务中心。其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可以更改大架号,费用是每辆500元。当记者表示持有的车辆是国Ⅱ车,没有国Ⅲ合格证,能否代为弄到国Ⅲ合格证号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可以面谈,但费用“得5000元钱吧”。

中国重汽同样觉得懊恼的是,不单少数几个用户闹事被媒体广泛报道,还掀起新一轮质疑其EGR的技术路线的风潮。

5月17日,在内蒙古赤峰的几位中国重汽用户与当地经销商达成和解协议后,四川攀枝花用户杨雯凯、内蒙包头用户李剑和李国民却还在苦苦等待,不知道自己的问题何时能解决。

业内人士介绍,许多购买者不愿意多花3万多元去购买达到国Ⅲ排放标准的车型,而这一市场需求的存在,催生了新的利益链条,包括篡改车辆大架号,使其拥有国Ⅲ标准的合格证的现象。

而高玉翔等人想起与太航汽贸签订的第一份合同为租赁合同这一细节时认为,“这是汽贸故意搞的”,就是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纠纷。而这一情况与四川攀枝花杨雯凯反映的颇为相似。

李剑说,5月中旬中国重汽负责内蒙市场的一个区域经理给他打电话,说要见面商量解决问题,但等了几天又没消息。他打电话给对方,对方却称现在还没和总部商量好怎么处理。

在由国Ⅱ升级国Ⅲ排放标准的过程中,大多国内企业选择了高压共轨技术。这种技术是通过精密的电子喷射系统,精确控制发动机的喷油量与喷油时间等指标,从而达到燃油在发动机中充分燃烧,减少污染物排放的效果。

据廉志广、陈振国所说,太航汽贸公司为5人重新弄到一张符合国Ⅲ标准的合格证,并带5人到赤峰市新城区一家解放商用车服务站修改了车辆大梁上的车架号码,使之与合格证号码相符,再到车管所办理了入户手续。

2009年8月,重庆市九龙坡法院以合同纠纷为由判决中国重汽经销商将购车款退还给杨雯凯,但后者至今没有拿到钱。

“谁知道当时已经升国Ⅲ了,平常谁会关注这些事。”李剑现在想来很是懊恼自己当初的鲁莽决定。

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杨雯凯采取了用车堵住经销商大门抗议的极端方式。他坚称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没有错误,自始至终都没有要贪小便宜、钻法律空子的想法,“我知道有些用户为了图便宜买国Ⅱ车,然后按经销商的方式改了大梁号,现在也都在路上跑。但我一开始就没想投机,要的就是国Ⅲ车”。

本报记者询问一名交警时,该交警明确表示:“私改车架号等号码,属于违法行为。”

中国重汽商用车销售部在给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和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工作委员会的说明中说,更改大架号“完全是其个人行为,与汽贸公司无关”。

2008年7月1日,我国对3.5吨以上载货车实施国三排放法规,所有重型卡车必须达到国Ⅲ标准后才能上牌。但据了解,在排放标准升级的那段时间,国Ⅱ排放标准的车冒充国Ⅲ车卖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重卡企业多多少少都有这种做法。现在这种投机做法的恶果开始显现。

李剑说,他现在经常被妻子埋怨,买车太冒失,也不打听打听再买。李剑说他当时和一个矿区签了运输合同,很着急买车,想着中国重汽是大品牌,不会有问题,所以没怎么打听就买了车。

但符合国Ⅲ标准的合格证从何而来?国内另一家商用车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套牌,另一种可能是厂里的人把合格证卖给经销商。”

这时高玉翔、廉志广等人想要找经销商要个说法,却发现经销商对此前的做法一概不认了。

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杨雯凯采取了用车堵住经销商大门抗议的极端方式。他坚称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没有错误,自始至终都没有要贪小便宜、钻法律空子的想法,“我知道有些用户为了图便宜买国Ⅱ车,然后按经销商的方式改了大梁号,现在也都在路上跑。但我一开始就没想投机,要的就是国Ⅲ车”。

但是,目前闹事的用户要么坚称不知道国Ⅲ,要么称本来要买的就是国Ⅲ车,没有投机钻空子的意思。

js9905com金沙网站,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委员会投诉举报办公室主任贾宁曾奔赴赤峰和包头等地实地调查此事,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是造假”,厂家按照经销商的协议提供合格证,是“厂家和经销商联合起来欺骗消费者”。不过,中国重汽商用车销售部一高层对此予以否认。

多名车主指其经销商通过更改车架号,将国Ⅱ标准车冒充国Ⅲ标准配发合格证

据这位经销商介绍,由于国Ⅲ车贵至少1-2万元,2008年排放标准升级前后不少用户不愿意买国Ⅲ车。一些经销商也投其所好,提供出具新合格证、更改大梁号、托关系上牌等一条龙服务。“这种做法各品牌经销商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厂家为了市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贾宁介绍,由于地方交管部门知道不少国Ⅲ都是假冒的,因此时常在路上拦截重卡进行检查。而有些经销商在涂改用户车辆的大架标号时又过于粗糙,甚至直接在大梁上打一个新的号,就导致这些改了大梁号的车屡屡被交警罚款、扣车。

关于更改大架号的问题,中国重汽商用车销售部一高层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生产过程中可能出现车架号打错的问题,如果是这种情况,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进行修改更正。他否认了国Ⅱ车更改大架号摇身变为国Ⅲ的做法。

“换个身份证”去上户?

但是,目前闹事的用户要么坚称不知道国Ⅲ,要么称本来要买的就是国Ⅲ车,没有投机钻空子的意思。

杨雯凯说当时他也听说了排放标准升级,国Ⅱ不能上牌的消息,因此买的时候要的就是国Ⅲ车。但后来上牌时却被人告知他买的车是国Ⅱ车,没法上牌,而没法上牌就意味着无法运营。当地经销商给杨的解决方法是,更改大梁上的车架号码,使其与国Ⅲ车的合格证一致就能上牌。

多名车主指其经销商通过更改车架号,将国Ⅱ标准车冒充国Ⅲ标准配发合格证

太航汽贸公司董事长文功则对记者表示,高玉翔等人尚有欠款未还,车辆的产权还不归属于高玉翔等人,“这车都是我的,他们没有主张的权利”。

与杨雯凯同样受到困扰的还有内蒙古包头用户李剑。他在2008年下半年以47万元一辆的价格先后买了4辆中国重汽重卡,上牌时被告知是国Ⅱ车,找经销商改了大梁号最终得以上牌。

中国重汽另辟蹊径采取EGR技术,这种技术简言之是通过在发动机的尾气排放系统上增加一套电控系统,对于发动机的尾气排放进行处理从而达到提升排放标准的问题。

根据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委员会的统计,针对中国重汽车辆合格证号码不一致、车辆尾气排放不达国Ⅲ标准的投诉多达近20起,涉及地区包括内蒙古呼和浩特、赤峰、包头,黑龙江大庆,四川攀枝花、西昌等地。

截至目前,本报记者尚未掌握其他商用车公司有此类案例。

不过中国重汽方面也有自己的辩驳理由,负责发动机业务的中国重汽动力系统营销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反问:“我们卖了那么多EGR的车,怎么只有这几辆出问题?要是技术不行应该不止这点,国家检测机构也不会让我们的车通过检测。”

按照这些投诉用户的说法,中国重汽的经销商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国Ⅱ车冒充国Ⅲ车卖给了他们,导致他们在上牌、运营过程中出现一系列问题。

2009年8月,重庆市九龙坡法院以合同纠纷为由判决中国重汽经销商将购车款退还给杨雯凯,但后者至今没有拿到钱。

类似的纠纷,内蒙古赤峰、包头,河北唐山、四川攀枝花等地的近20名中国重汽客户也遇到了。这些人买到的中国重汽卡车在上路运营时,常被交警和路政人员以“排放不达标”为由进行处罚。有的还因被发现相当于车辆唯一身份证的车辆大架号被私自篡改,而被扣押车辆。

接到用户投诉后曾到内蒙古基地走访用户的贾宁也认为这些用户并不像外界揣测那样复杂。“这些用户有些只有小学文化,写投诉材料都是找人代写。有些地方信息很闭塞,不知道国Ⅲ与国Ⅱ的区别很正常。”

中国重汽同样觉得懊恼的是,不单少数几个用户闹事被媒体广泛报道,还掀起新一轮质疑其EGR的技术路线的风潮。

而高玉翔等人想起与太航汽贸签订的第一份合同为租赁合同这一细节时认为,“这是汽贸故意搞的”,就是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纠纷。而这一情况与四川攀枝花杨雯凯反映的颇为相似。

据廉志广、陈振国所说,太航汽贸公司为5人重新弄到一张符合国Ⅲ标准的合格证,并带5人到赤峰市新城区一家解放商用车服务站修改了车辆大梁上的车架号码,使之与合格证号码相符,再到车管所办理了入户手续。

但是从一开始,就有业内人士对重汽的EGR技术路线抱有怀疑态度,认为其耐久性差,新车没有问题,但用过一段时间后难以再达到排放标准。因为EGR阀长期在高温尾气的浸染下,很容易被腐蚀造成漏气,也就会出现常说的冒黑烟现象。

被问到此次造假门的调查进展与应对措施,中国重汽宣传部负责人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只是极个别用户出了问题。我们每年卖十几万辆车,出点个别问题也很正常。我们正在与用户协商,会好好处理。希望大家不要再关注了,越关注事情影响越大。”

国内一家商用车公司负责人表示,客户之所以会购买这类产品,是为了贪图便宜。而个别不法厂商和经销商则可能迎合这种需求。

2008年,杨雯凯购买了一辆中国重汽豪运牌拖车,但因合格证与车架号不符而迟迟无法入户。

为了能够上牌,经销商从厂家手来买来符合国Ⅲ标准的合格证,然后将用户车辆上的车架大梁上的标号进行涂改,一辆国Ⅱ车就能以国Ⅲ车的身份上牌。

李剑听说内蒙古赤峰用户的问题得到解决,他希望自己的问题也能尽快得到解决,他说自己的要求就是退车退钱。“退了钱我好把银行的贷款赶紧还上。”

国Ⅲ标准出台后,商用车企纷纷采用新技术提高排放性能,但却因此使整车成本上涨了3万~5万元。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商用车销量的下滑。2008年,国内商用车销量262.49万辆,同比增长5.25%,增速降低17%。2008年7月1日之后的部分月份,全国重卡销量同比下滑30%以上。2009年,中国重汽销量80550辆,比2008年微增1.68%。

虽然车辆上了牌照,但由于汽车行驶时冒的是黑烟,上路被罚款的情况便屡屡发生。与廉志广合买一辆车的宋长宁对本报记者表示:“一个月挣的钱都不够罚款和修车的。”

贾宁介绍,由于地方交管部门知道不少国Ⅲ都是假冒的,因此时常在路上拦截重卡进行检查。而有些经销商在涂改用户车辆的大架标号时又过于粗糙,甚至直接在大梁上打一个新的号,就导致这些改了大梁号的车屡屡被交警罚款、扣车。

最初李剑的4款车在矿区拉活,没有出过问题。从2009年年初开始跑公路运输,就时常被交警罚款、扣车,理由是冒黑烟、不达标,被发现篡改大梁号时还会被扣车。

截至目前,本报记者尚未掌握其他商用车公司有此类案例。

关于更改大架号的问题,中国重汽商用车销售部一高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生产过程中可能出现车架号打错的问题,如果是这种情况,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进行修改更正。他否认了国Ⅱ车更改大架号摇身变为国Ⅲ的做法。

重汽的这一技术,不仅得到国家主管部门的认可,获得2009年度中国汽车工业科学技术三等奖;还由于EGR技术成本低,比高压共轨技术的发动机便宜很多,中国重汽的EGR车型在排放升级过程中大卖。中国重汽由此成为2008年与2009年中国重卡市场的领跑者。

李剑说,5月中旬中国重汽负责内蒙市场的一个区域经理给他打电话,说要见面商量解决问题,但等了几天又没消息。他打电话给对方,对方却称现在还没和总部商量好怎么处理。

5月6日,本报记者抵达赤峰市新城区巴林大道东段的浩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同时是解放商用汽车销售服务中心。其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可以更改大架号,费用是每辆500元。当记者表示持有的车辆是国Ⅱ车,没有国Ⅲ合格证,能否代为弄到国Ⅲ合格证号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可以面谈,但费用“得5000元钱吧”。

但符合国Ⅲ标准的合格证从何而来?国内另一家商用车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套牌,另一种可能是厂里的人把合格证卖给经销商。”

四川用户杨雯凯2008年8月托朋友从成都中重重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买了一辆中国重汽的牵引车。

技术路线遭质疑

高玉翔出示的2008年5月与太航汽贸签订的租赁合同,和2008年9月再度与太航汽贸签订的分期销售协议书显示,租赁合同上王芝江购买车辆的车架号为7C037998,但分期销售协议书上的车架号却为8C037998。

国内一家商用车公司负责人表示,客户之所以会购买这类产品,是为了贪图便宜。而个别不法厂商和经销商则可能迎合这种需求。

和杨雯凯、李剑有类似投诉的还有内蒙古赤峰高玉翔等几家用户。5月17日,在与厂家与经销商的艰难谈判后,赤峰的几家用户与厂商达成和解。

这些用户投诉称,中国重汽与经销商联手,将国Ⅱ车当做国Ⅲ车卖给他们,导致用户面临无法上牌或一上路就被罚款的尴尬境地。

2008年,杨雯凯购买了一辆中国重汽豪运牌拖车,但因合格证与车架号不符而迟迟无法入户。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发动机领域专家、清华大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王建昕认为,没有现场实地考察,以及用户投诉的车辆数不多,很难就此判定EGR技术缺陷导致的问题。“国外也有采用EGR技术路线,但公认的是这种技术路线有很明显的局限性,只是一种过渡,向更高排放标准升级这种技术就不适用。”

按照规定,2008年7月1日后,所有国Ⅱ标准的车都不准在销售。这些投诉用户的车都大多在这个时间节点以后。这些用户大多是在不了解情况下交了国Ⅲ车的钱,拿到手里的却是国Ⅱ车。

类似的纠纷,内蒙古赤峰、包头,河北唐山、四川攀枝花等地的近20名中国重汽客户也遇到了。这些人买到的中国重汽卡车在上路运营时,常被交警和路政人员以“排放不达标”为由进行处罚。有的还因被发现相当于车辆唯一身份证的车辆大架号被私自篡改,而被扣押车辆。

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委员会投诉举报办公室主任贾宁曾奔赴赤峰和包头等地实地调查此事,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是造假”,厂家按照经销商的协议提供合格证,是“厂家和经销商联合起来欺骗消费者”。不过,中国重汽商用车销售部一高层对此予以否认。

按照这些投诉用户的说法,中国重汽的经销商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国Ⅱ车冒充国Ⅲ车卖给了他们,导致他们在上牌、运营过程中出现一系列问题。

内蒙古赤峰高玉翔几家用户是在2008年7月之前买的国Ⅱ车,但由于车款没有付清,经销商一直扣押合格证,等到9月拿到合格证后却发现无法上牌。

家住赤峰市的高玉翔就与杨雯凯遇到了类似的事。

据悉,最初中国重汽的区域经理、市场部人士都承认,当初是经销商承诺不会有任何问题后,厂家才发放新合格证,默许经销商拿着新合格证更改用户的大梁号从而上牌的。

最近部分中国重汽用户闹事,抗议说因为车子冒黑烟总被罚款的消息一出,似乎也在验证着之前业内的质疑。

但从近期事态发展看,中国重汽越是回避遮掩,外界的好奇心越高,猜测越多。这次事件不管是中国重汽经销商投机做法把重汽拖下水,还是竞争对手背后操纵捣鬼,中国重汽都需要给消费者、外界一个清晰的解释,并拿出诚意解决用户的问题。

对于外界质疑这些用户钻空子不成反赖厂商的说法,杨雯凯、李剑等人根本不认同。“大家买车都是想尽快上路挣钱的,谁想买一个上牌难上、总挨罚的车,再说,因为车的问题闹得几乎倾家荡产,不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也不会一直坚持找他们理论,我四处借钱买的车,时间和钱都耽误不起。”杨雯凯表示。

5月17日,在内蒙古赤峰的几位中国重汽用户与当地经销商达成和解协议后,四川攀枝花用户杨雯凯、内蒙包头用户李剑和李国民却还在苦苦等待,不知道自己的问题何时能解决。

据悉,最初中国重汽的区域经理、市场部人士都承认,当初是经销商承诺不会有任何问题后,厂家才发放新合格证,默许经销商拿着新合格证更改用户的大梁号从而上牌的。

被问到此次造假门的调查进展与应对措施,中国重汽宣传部负责人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只是极个别用户出了问题。我们每年卖十几万辆车,出点个别问题也很正常。我们正在与用户协商,会好好处理。希望大家不要再关注了,越关注事情影响越大。”

刚从内蒙古通辽调查回来的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打假委员会投诉举报办公室主任贾宁表示,他在通辽又发现4起这样的案例。“好多用户都是贷款或借债买车,车子无法运营后,这些人处境很艰难,甚至面临倾家荡产、家庭破裂的危险。”

李剑听说内蒙古赤峰用户的问题得到解决,他希望自己的问题也能尽快得到解决,他说自己的要求就是退车退钱。“退了钱我好把银行的贷款赶紧还上。”

不过,由于高压共轨技术难度较高,只有博世等少数零部件巨头成熟掌握这一技术,导致高压共轨技术的发动机要比升级前贵至少2万-3万元。

李剑说,现在他的4款车全部停运了。“拉一次活也就是300到500块钱的利润,不够交罚款的。而且车子老在路上被罚,客户也不敢让我们拉活,时间长就没生意了。”

“谁知道当时已经升国Ⅲ了,平常谁会关注这些事。”李剑现在想来很是懊恼自己当初的鲁莽决定。

不过,由于高压共轨技术难度较高,只有博世等少数零部件巨头成熟掌握这一技术,导致高压共轨技术的发动机要比升级前贵至少2万-3万元。

据这位经销商介绍,由于国Ⅲ车贵至少1-2万元,2008年排放标准升级前后不少用户不愿意买国Ⅲ车。一些经销商也投其所好,提供出具新合格证、更改大梁号、托关系上牌等一条龙服务。“这种做法各品牌经销商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厂家为了市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内蒙古赤峰高玉翔几家用户是在2008年7月之前买的国Ⅱ车,但由于车款没有付清,经销商一直扣押合格证,等到9月拿到合格证后却发现无法上牌。

重汽的这一技术,不仅得到国家主管部门的认可,获得2009年度中国汽车工业科学技术三等奖;还由于EGR技术成本低,比高压共轨技术的发动机便宜很多,中国重汽的EGR车型在排放升级过程中大卖。中国重汽由此成为2008年与2009年中国重卡市场的领跑者。

按照规定,2008年7月1日后,所有国Ⅱ标准的车都不准在销售。这些投诉用户的车都大多在这个时间节点以后。这些用户大多是在不了解情况下交了国Ⅲ车的钱,拿到手里的却是国Ⅱ车。

和杨雯凯、李剑有类似投诉的还有内蒙古赤峰高玉翔等几家用户。5月17日,在与厂家与经销商的艰难谈判后,赤峰的几家用户与厂商达成和解。

中国重汽刻意回避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说法有些不太符合常理。“买重卡的用户都是用来赚钱的,而且车也不便宜,用户多多少少还是会打听了解后再作决定。”一位北京的解放重卡经销商表示。

对于外界质疑这些用户钻空子不成反赖厂商的说法,杨雯凯、李剑等人根本不认同。“大家买车都是想尽快上路挣钱的,谁想买一个上牌难上、总挨罚的车,再说,因为车的问题闹得几乎倾家荡产,不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也不会一直坚持找他们理论,我四处借钱买的车,时间和钱都耽误不起。”杨雯凯表示。

接到用户投诉后曾到内蒙古基地走访用户的贾宁也认为这些用户并不像外界揣测那样复杂。“这些用户有些只有小学文化,写投诉材料都是找人代写。有些地方信息很闭塞,不知道国Ⅲ与国Ⅱ的区别很正常。”

造假恶果开始体现

造假恶果开始体现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说法有些不太符合常理。“买重卡的用户都是用来赚钱的,而且车也不便宜,用户多多少少还是会打听了解后再作决定。”一位北京的解放重卡经销商表示。

对此,中国重汽之前发表了措辞严肃的澄清声明,声称近期假国Ⅲ车事件是个别媒体发布虚假信息、竞争对手不正当竞争手段操纵,但在随后媒体广泛报道转载浪潮后,中国重汽却选择了回避。

在由国Ⅱ升级国Ⅲ排放标准的过程中,大多国内企业选择了高压共轨技术。这种技术是通过精密的电子喷射系统,精确控制发动机的喷油量与喷油时间等指标,从而达到燃油在发动机中充分燃烧,减少污染物排放的效果。

但从近期事态发展看,中国重汽越是回避遮掩,外界的好奇心越高,猜测越多。这次事件不管是中国重汽经销商投机做法把重汽拖下水,还是竞争对手背后操纵捣鬼,中国重汽都需要给消费者、外界一个清晰的解释,并拿出诚意解决用户的问题。

最初李剑的4款车在矿区拉活,没有出过问题。从2009年年初开始跑公路运输,就时常被交警罚款、扣车,理由是冒黑烟、不达标,被发现篡改大梁号时还会被扣车。

杨雯凯觉得这种做法违法,日后有风险,坚决不同意。后来此事闹到厂家代表那里,解决方式还是一样。杨无奈之下诉诸法律,希望讨一个公道。但却发现并不容易,虽然官司打赢了,法院判经销商退回车钱,但却一直无法执行。杨雯凯没讨回车钱,反而多花了几万块钱支付律师费、打官司的费用。

编辑:汽车资讯 本文来源:造假恶果开始体现,中国重汽造假恶果开始体现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